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品菜】第十八道:马里兰蓝蟹

周说2019-07-02 10:28:03



BON VIVANT


*美国·帕托马克大瀑布CRAB HOUSE


马里兰蓝蟹

地点:帕托马克大瀑布CRAB HOUSE

时间:2017年11月18日


一直以为美国人不爱吃带骨头带刺的鱼和肉,因为他们不擅长,所以,每次在杉园接待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总要嘱咐厨房注意,同时,在餐桌上也免不了嘲笑他们的“笨”。没想到,这次在华盛顿正好赶上一个无事可做的周末,朋友约我们去看大瀑布,吃马里兰蓝蟹。


正合吃货之意。



来过华盛顿很多次,不知道就在半小时之遥的地方,居然有一个颇为壮观的大瀑布:帕托马克大瀑布。这个瀑布位于弗吉尼亚州和马里兰州的交界处,给我留下的印象有四点,一是沿途的山路景色异常美。深秋时节,路边自由疯长的各种树木被染成了五颜六色,漫山遍野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而是虽然时枯水期,瀑布还是很壮观,因为我去过巴西的伊瓜苏大瀑布,所以觉得此大不及彼大,但是,离首都这样近有这样一个瀑布,已经是很了不起了;第三是人少,虽然是周末,但是游人不多,没有摩肩擦踵的壮观;四是不收费,要在中国,恐怕一年能收个几十亿。


闲话不说了,恐怕各位都馋了,咱们吃马里兰蓝蟹去。


蓝蟹的拉丁文学名意思是“咸水中的美丽游泳者”,其实也是很漂亮,蟹壳和我们常见的梭子蟹差别不大,但是双钳和腿部呈现蓝白相交,尤其是那个蓝,似乎会发出幽幽的蓝光。


据说,美国人吃蓝蟹只是十八世纪中期以来才开始的,现在,这成了一个产业,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成了吃蟹爱好者,以至于马里兰州政府要严格管理日常的捕捞限额,确保年度的收成保持平衡。


美国人够狡猾的,明明会吃带壳的东西,还假装不会嗑瓜子。


进了这家叫“CRAB HOUSE”的餐馆,坐下来发现了不同,首先,桌子没有桌布,而是铺了几张厚厚的牛皮纸;再就是盘子叉子之类吃饭家伙一概没有,只有一把小刀,一个木槌。


我们一共四个人,朋友说,先点12只,每人三只。我挺惊讶,在北京两只螃蟹炒一盘一桌吃是常态,这是新常态?


的确是新常态。旁边桌上的老美两个人点了有二十只蟹,而且让蟹在桌子上排列的整整齐齐,我真想问他们是不是当过兵。


据说,两个人吃一打是小意思。


五分钟以后,一打热腾腾的带壳的蓝蟹端上了桌,每只螃蟹身上似乎都没洗干净,沾着褐色的泥土,朋友告诉我,这是佐料,加工的时候加入的,为了入味。其实,按照美国人的习惯,还准备了黄油,但是我们基本上不用这东西。


吃大闸蟹是中国秋天的享受,但是,如果一顿饭让我吃三只大闸蟹,那心里一定有犯罪感,在这儿不会,因为蓝蟹很便宜,我估计三只也没有一只大闸蟹贵。


可是,美国人似乎比中国人贵不少呢!



面对美味,我把蟹钳蟹腿一根根揪下来,用小木锤它们的硬壳锤破,用手把蟹肉取出来放入口中。闭上眼睛品味,原来,这些白白嫩嫩的蟹肉肉质很紧,鲜味里稍稍带一点自然的甜味,咀嚼之间,齿颊留香。


抹在蟹身上的调味品主要是咸,但略带辣味,这滋味沁入蟹肉,其实是别的佐料一概不用的。



即使在美味面前,我们的战斗力也不行,四个人消灭了12只蟹,盘点成果,女士每人才两只,男士每人四只,加上两盘烤鲜贝,每人一根甜玉米,实在是没有了地方装下别的美食。


看到吃蟹的周围桌子都被老美占领着,我想,以前认为他们不会吃蟹,实在是低估了他们。据说,在全球4400个螃蟹种类中,美国占了最多。18世纪末,美国人最爱吃“豆蟹”,一种很小的粉红色软壳蟹,总统华盛顿就很喜欢把这种小蟹煮在蠔蛎羹里吃,人们还因此提议将其命名为华盛顿蟹。


现在豆蟹已经没多少人吃了,蓝蟹开始领风骚,以至于马里兰州政府下了命令,钓蟹者每人每天不超过两打。


我不知道谁来监督他们。


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老美爱吃公蟹,母蟹反而便宜,吃的人也很少,这和大闸蟹的境遇完全相反,据说,是因为他们觉得公蟹肉多且鲜嫩,母蟹不但肉少,而且不那么香——因为要生孩子,营养都跑到“孩子”那里去了。尽管蟹黄别有滋味,但其胆固醇含量特别高,许多人不适宜吃。


我想,似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希望母蟹能够生活的长久一点,生出更多的蓝蟹来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