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海大再无老螃蟹 之 江湖再见

从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你2019-01-15 16:36:02



看了很多毕业前朋友做的推送,无不留恋,无不伤感,没有评论一句,不是因为无趣,也不是因为疲惫,用流行的句式来说,我是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的不想谈及这个话题。


怎么说呢,避而不谈无法回避的话题往往会被视作懦夫,而此时的我,甘愿做个懦夫。大抵是在这个地方有着太多的回忆和遗憾,让我始终恋恋不舍。具体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奇怪的是,当我没有下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能回想起很多细节,一条条一幕幕,可是当我开始一个一个键入文字的时候,脑海里的形象却剩的不多了,大活的舞台是一个,社联的蓝色是一个,伊人曼妙的身段也可算一个吧。

 

5.25号 

打包好了家里的一些衣物,叫来顺丰小哥,称称重,小哥只说,最近很少接大生意了。这我才注意到,这四年积攒了很多东西,若是一件一件翻出来,每个故事可以讲许久,若是配点老白干,我可以指着它们吹到太阳出来,我摸了这些物件一遍又一遍,扔到了箱子里——写到此时,忽然一拍脑门,哎呀,漏寄了一件东西——下次打开这箱子也不知道啥时候了,能听我吹这些故事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了。

 

5.27号 

刷了两天两夜后约到了6.8日的面签,激动的跳了起来,不开心的事情全部抛之脑后,臆想着可以忘掉过去的一切,在美帝竖起一杆新的旗帜

 

5.28号 

与要离开的朋友吃了顿饭,本来计划送到火车站,同行的朋友却只送到地铁,只好拍照作别,看着地铁轰隆隆远去,怔了一会,第二班地铁带来的热风吹醒了我,扭身回去坐反方向的地铁。路上想着不同的人去向不同的地方了,有远去新疆的支教的,有漂在海上的,有去做办公室的,有跑业务的,大家从每天抱怨这学期哪门课难过的学子,纷纷摇身一变成了分分钟几块上下到几百万上下不等身价的社会人,不禁慨然。

 

6.1号 

回学校,开始归置学校的东西,再一次翻出一沓又一沓的回忆,散落了一地的电影票,录取通知书的复印件,台本以及几张60分的考卷。电扇嗡嗡响着,太阳斜着照进寝室,良久,坐在地上,不是因为陷入回忆,是因为寝室太他妈热了,寝室的地板真他妈凉,让我再坐会。

 

把所有自己认为不错的书都送给了朋友,做了一回外卖小哥,挨个送到了寝室,希望你们会喜欢;把车子交给了朋友去处理,陪伴了七年的钥匙留了下来,此处也再无牵挂。

 

6.2

以前都是白天早早坐1077离开临港,晚上赶着末班车回来,每次都挤满了人冬天也丝毫不觉得寒冷。已经不知道有几次是早上回到临港,晚上八九点算着时间匆匆离开。相反的时间带来的结果是同行的人寥寥无几,尤其是坐1077的时候,司机师傅在发车前灯都不开的,我就在黑暗中与三五个人静静的等,手机照亮着每个人脸,疲惫、希冀。偶尔有几次周末回家,大约四五点,看着拖着箱子的学生进学校,影子被西落的太阳拉得老长,滚轮轰隆隆的声音不觉得吵闹,反而觉得带来一种欢快的律动,逆着人流走的话,大概脑回路也会不一样。

 

掐着指头算了算还能做几次16号线,还能挤几次1077,顺手写了首打油现代诗,发到朋友圈博君一笑,忽然发觉这时节很难写出好笑的段子,仿佛分别的气息已经肃杀蔓延在周围。

 

3号,4号,5号,6号 我静静的等着,掰着指头,看着朋友圈的段子和推送,静静的等着那天到来。

 

7号到了,看着这些毕业前的一天一天挤出的碎碎念,哑然失笑,高考作文800字,此时已有一千多字。曾经一个小时抓耳挠腮,现在坐在桌前信手拈来,四年果然比三年有更多的东西要聊。但若这篇文章去做高考作文,怕是要被写上“狗屁不通”了,无妨,我给自己的评语也是“狗屁不是”。

 

若是看官真觉得无聊,我便认真讲两句吧。我曾有个奇怪的想法,踏出校门之后,我们之间可能再无瓜葛,老死不相往来,所以,即使是有仇的有怨的,那边结着吧,毕竟你们因为这里还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毕竟你们充盈了对方的生活。

 

还是两年前写过的话,有人窝在寝室,不见天日;有人把图书馆当寝室,学海作舟;有人把实验室当寝室,实践真知;有人把大活当寝室,大放异彩;有人把共享区当寝室,夜夜笙歌,不论哪条路,路的尽头都有一个结满果实的树。四年时间太快,太快。

 


落笔之处,言辞稚拙,无名小卒,不过尔尔,白驹过隙,无人忆起。

                     

海大再无这只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