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Aquarius:铁钢

故事冰箱2020-04-22 21:19:34

“我要是有机会出个带朋友圈的社交软件,一定规定所有人只能发丧和惨的状态,越惨越丧好,没有点赞的功能,评论只能回复笑脸,还是他妈特别开心的那种笑脸,因为这才是人真实的心理状态。”

小六猛吸了一口奶昔,气愤地说着。

蟹老板打量了下眼前这位小伙子,确认他没有喝酒后,缓缓说道。

“刚才你这话,像是假酒喝多了才能说出来。”

“我喝酒过敏,再说了,想喝我也没找到人,所以就来这里了。”小六说道。

“所以你买了对面饮品店的奶昔拿到我的咖啡店,什么也不点的坐在这里,还要我听你的负能量。”蟹老板已经说不出生气还是无奈。

“你自己不也是总去对面买可乐喝,话说她家的饮料真的很好喝,而且老边娘也好看,蟹老板你的咖啡这么难喝,还开到人家对面,能挣钱么?”小六又喝一口奶昔。

“少废话,受什么刺激了,到我这里整这么一通没头没脑的话?”蟹老板说道。

“我今天打开朋友圈,发现有人过的比我好。”小六愤愤地说道。

蟹老板看了看眼前的小六,叹了口气。

”你这个衰样子,说实话想比你过的差挺难的。“

”每个人都有人陪,朋友也好,伴侣也好,只有我像小时候玩月亮星星被剩下的那个人一样呆呆地杵在那里,上前一步会被人拒绝,不动地话就只有尴尬。“小六说地很委屈。

蟹老板对这个不消费的顾客慢慢失去了耐心。

”尴尬的前提是有人关注你,小六,你现实一点,在我朋友圈里,我只会看照片好看,房子豪华,车子牛逼,男女朋友有钱的人的状态的。谁会关注你这种发点乱七八糟的歌的?“

”可是我发的文字和歌搭配是有梗的啊,蟹老板,难道你没看出来么?“小六辩解。

”生活节奏这么快,谁有功夫理解你?“蟹老板不屑地说道。

”不是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么?蟹老板你真是俗气。”小六反击。

“没事就把这些话挂在嘴边的,大抵你的灵魂也有趣不到哪里,而且大概率连你本身就不好看的皮囊都维护不起。”蟹老板已经开始扣起了鼻屎。

“好吧,其实我也没想让你安慰我,我只是想找个比我惨的人,比如你这种快三十做生意不挣钱还没有女朋友的人。”小六吸了一口奶昔,可爱地看着蟹老板。

蟹老板环顾自己的咖啡店,除了自己和小六就没有别人,已经在筹划如何在杀掉眼前的小六之后处理尸体。

“老蟹!我要喝上回那种特别难喝的咖啡!”一个女孩喊着,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喊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却像喷出了火药。

蟹老板听到女孩的声音后皱起了眉,除了小六第二个让蟹老板头疼的人也来到了这里。

小六寻声望去,看见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形娇小,却穿着榴莲一样大小的篮球鞋,上面印满漫画的滑板裤和印满字母的红色卫衣。如果单看脸的话,少女应该属于那种人见人爱的乖巧类型,可是加上说话和穿着的话,应该是人见人怕的美国匪帮类型。

“蟹老板,那女孩?”小六问道。

“嘘,她叫铁钢,是常客,你呆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她倒杯咖啡。”蟹老板语重心长地说道。

“钢总,我来了。”蟹老板整理了下刚刚面对小六尖酸刻薄的面容,挤出了笑容向铁钢走去。

“我X,这样的女孩叫铁钢,我X,你看蟹老板那个市侩的样子。”白白坐在咖啡店里小六心中默默感慨。

“钢总,你刚才说想喝什么?”蟹老板问道。

“就是上次我喝的那种特别难喝的咖啡。”铁钢对着店里满是污迹的落地镜整理着发型。

“额,你说的是沙尘暴扬尘土耳其么?”蟹老板坚持说出自己为咖啡起的名字。

“诶呀,随你便,反正都是难喝的就对了。”铁钢坐在了凳子上。

出于对自己职业的尊重,蟹老板为了向铁钢证明自己的咖啡并不难喝,选择为铁钢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呼,真难喝呀。”铁钢喝了一口后,心满意足地说道。

蟹老板没有说话,一滴汗从额头滑到右眼上,蟹老板的右眼微微抖动。

“每次难过的时候,我就喜欢来你这里喝咖啡,因为想到喝过这么难喝的咖啡,令我生气的事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铁钢用和小六同样可爱地表情看着蟹老板。

蟹老板想到一次杀死两个人并不轻松,只好作罢。

“那是什么事情让你生气呢?”蟹老板问道。

“我那个脸色蜡黄,又黑又矮的数学老师居然给我留了一百道三角函数题!”铁钢说着。

远方铁钢的数学老师打了个喷嚏。

“为什么给你留这么多?”蟹老板问道。

“就因为我说如果这次考试类似的题目我如果扣超过两分的话,我就做一百道那样的题!”铁钢说道。

“结果呢?”蟹老板接着问道。

“我根本没有得分。”铁钢说的时候,又喝了一大口咖啡。

“……“蟹老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诶呀,我知道,可是我才十六岁呀,十六岁女孩子说的事情,能当真么?“铁钢委屈地说道。

”对,怪你的数学老师。“蟹老板并没有为昧着良心说话而感到不妥,毕竟自己的咖啡除了铁钢就没什么人喝了。

远方铁钢的数学老师又打了个喷嚏。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优点啦。“铁钢说道。

”哦?“蟹老板想着替数学老师说些好话弥补一下。

”他是天秤座。“铁钢说道。

”?“蟹老板不解。

“我是水瓶座,我听说天秤和水瓶会相处地不错。”铁钢说道。

蟹老板没有说话,又一滴汗从额头滑到右眼上,蟹老板的右眼微微抖动。

“哈,这个老师还算识相,生了个好星座。”蟹老板说的时候攥紧了拳头。

远方铁钢的数学老师打了第三个喷嚏。

“蟹老板,那边的男的是谁?”铁钢问道。

“啊,他想看一个比他丧的人开心一下,所以就来看我了。”蟹老板说道。

铁钢看了小六又看了看蟹老板,开心地笑了出来。

蟹老板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铁钢的笑声。

“蟹老板,你家的水烧开了?”隔着几个桌子不明真相的小六问道。

蟹老板突然找到形容铁钢笑声的句子。

“你们俩啊,一看就是那种丧气到家的类型,不过他找你还真是正确的选择。”铁钢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蟹老板问道。

“你看他那个样子,活像用完的卫生纸。而你呢,则像是用完的餐巾纸。他还比你强一些”铁钢说道。

”卫生纸比餐巾纸强是什么道理,铁钢?“蟹老板问道。

”卫生纸用完就被扔到看不见的地方,虽然狼狈但是没人看见,而餐巾纸,用完还是扔到饭桌上,不仅狼狈,还要被展览。“铁钢说道。

蟹老板没有说话,第三滴汗从额头滑到右眼上,蟹老板的右眼微微抖动。

蟹老板想着下次要不要在铁钢的咖啡里下毒。

”那你呢,难道不狼狈嘛?不然怎么会来我这里,一百道题少女?“蟹老板问道。

”我怎么了,一百道题,不做就好了呀,要知道,我可是刚刚拒绝了我朋友,男友的邀请,想有人陪的话可是一大把哦。“铁钢说道。

”那身处亲友之间的时候,你可曾感到过一点点的孤独?看着玩闹的他们,你又有没有感觉自己有些格格不入?“蟹老板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我就是想来嘲笑你一下,开开心咯。”铁钢想了想,犹豫地说道。

“少硬撑啦,在我的咖啡馆里哪有开心的人?”蟹老板说完,咖啡厅里的三个人突然都不说话。

插科打诨一停,气氛就变得沉默而尴尬,不同以往,三个活宝性格的人在此时却没有人打破冷场。

蟹老板没有说话,走到吧台的电脑前左点右点,已经应该被淘汰的电脑用了三分钟开机,机箱嗡嗡地响着,蟹老板却相当耐心,不一会,破旧的音箱里飘出歌曲。

铁钢和小六的表情慢慢舒展。

“老蟹,这是什么歌。”铁钢笑着问道,又从美国匪帮变回十六岁的小姑娘。

“《Fuerteventura》。我以前听过。”小六说道。

“看见歌词,会更开心。”蟹老板跟着说道。

三人又不再说话,都在傻笑着听歌。

远方铁钢的数学老师开始不断地打着喷嚏,抽了张纸,擤鼻涕时发出了吹号的声音。

“妈的,估计是感冒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