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微影片儿】湖中之王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1388型 公蟹4.5两 母蟹2.8两 4对8只装

麦1当劳早餐优惠券2018-06-28 07:58:19

湖中之王 阳澄湖大闸蟹礼券 1388型 公蟹4.5两 母蟹2.8两 4对8只装168元包邮

公4.5两+母2.8两,4对8只装,入手好价~


在长江三角洲,考古工作者在对上海青浦的淞泽文化、浙江余杭的良渚文化层的发掘时发现,在我们的先民食用的废弃物中,就有大量的河蟹蟹壳。这表明中国人吃蟹的历史十分悠久,而西欧、北美的一些国家至今还不敢吃河蟹。经过长期的历史沉淀,人们发现,在中国三个地区生长的河蟹品质最好,即中国有三大名蟹:地处苏皖两省的古丹阳大泽河蟹——花津蟹;河北白洋淀河蟹——胜芳蟹;江苏阳澄湖河蟹——阳澄湖大闸蟹名字的来源。


阳澄湖大闸蟹又名金爪蟹。产于苏州阳澄湖。蟹身不沾泥,俗称清水大闸蟹,体大膘肥,青壳白肚,金爪黄毛。肉质膏腻,十肢矫健,置于玻璃板上能迅速爬行。此款湖中之王阳澄湖大闸蟹礼券,公蟹4.5两/只;母蟹2.8两/只,个头不错,共8只装。





亚马逊中国现特价168元包邮到手,包含了4.5两公蟹,2.8两母蟹,蟹券美观大方,送人自留都合适,开湖之后可兑换,官方网站、微信、平台、电话多种提货方式,提货之后发大闸蟹顺丰专线,免费送到家。喜欢的值友可以入手。




夫君莫要慌

了解到我目前的状况,我终于清醒了,一环扣一环,一切都是个套,我得赶紧彻底清醒过来。
这么想着,我往墙上一撞,头上一阵疼痛,我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
啊我去,谁知道这梦这么真实,醒了还这么疼,我还在闭着眼呲牙咧嘴的时候,听到一阵声音。
“小姐,小姐,您站到了,小姐,别睡了。”
惊醒,我看见刚刚那个食人司机正和善的笑着看着我,吓得我一阵瑟缩,司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放心,我不是坏人。小丫头,你刚刚睡的太沉了,一个急刹就撞到了玻璃上,该回家了。最后一站都到了。”
我看司机诚恳的表情,明白了一切。
原来昨天那幕上公交,不是梦,睡着了才是梦的开始,司机是好人,我却在梦里自动把他给恶化了。
一脸懵的下了车,才记得大声和善良的司机说了谢谢和再见,之后我也看到司机笑着从车窗探出头俩和我挥了挥手,绝尘而去。
唉,这世界上,果然还是好人多啊。
等等!我去,感叹完之后才发现,公交车司机一般的座位在左边,乘客下车的地方,在后门右边。
可我下车后,司机却直接探出头来和我挥手。那他的头,该有多长……
吓得我一阵毛骨悚然,我看到司机还在伸出头,阴险的笑着和我挥手,嗬!不敢再想,一阵阵惊悚的跑回了家。
嗷,在这世界上,鬼胜于人,坏人那么多,还是得小心啊。
回到家的感觉还是不好,跑到浴室洗了澡,才发现,果然,还是夜晚,现在应该是真实了吧……
洗完澡就不再胡思乱想,可不再看床底下有没有人,床上有没有,沉沉睡下,就快速的入了梦。
这一次,我久违的梦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梦。
我还在殡仪馆,帮一个人头化妆,其他一堆死人也提着头走过来,叽叽喳喳的告诉我什么妆好看,它们要化什么妆,我就大声的呵斥他们,“人都死了还化那么漂亮,干什么!”他们就扑了过来……
等我再醒来,头还是发晕,正准备好出门去公司,才发现今天还是放假。
头回觉得放假这么无聊,好像少了什么,身边空落落的。
再次决定,还是得出门逛逛,才出了门。
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看着人山人海,都在商城堆着抢打折的东西不由叹息,这城市的人都快乐而忙碌的生活着,为什么我就非要被鬼纠缠着呢。
不行,我得辞掉工作!
可是薪水……
唉。
再看几天吧。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容止!
他怎么会在这里?怔愣的看着他,看了良久才发现他容大鬼王左拥右抱,脸上挂着迷人灿烂的笑容,旁边全是一等一的美女。
唉,估计他大爷早就忘了我吧,他可是鬼王唉,法力那么强,美女云集,别说是后宫三千女鬼了,就算是人类也都会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吧。
站在原地看了看,却发现他也看了过来,冰冷的眸子在一瞬间混杂了复杂的情绪,我看不懂。
没再看下去,我转身离开了。
才转过身,却发现背后总是不舒服,好像有一道灼热的目光要把我的背盯出个洞来才行。
难道是容止?
算了,难道我还期待着我俩复合?撇撇嘴就离开了。
才刚离开不久,就接到小米的电话,电话里小米声音满满的都是狂喜,“香香香香,你在哪啊?”我看了看周围,“在宏大这个广场这里。”
“哎呀!那正好,你去广场中间那个Big Mall走进去,上五楼,有个很大的PARTY场,里面有个KTV场,你进来玩呗。”
“呃,我不会唱歌。”“快给我速速滚来!”听到电话里的怒吼,我撇撇嘴,刚想说话,电话就恢复了忙音。慢悠悠又重新回到容止身边。
我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我手腕,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的……
心里突然一阵高兴,轻轻的挣开了他的手,擦肩而过,走向商城。
我刚刚一定很决绝,一定有优雅,一定很冷漠,哈哈哈哈!让你和我分手。哼。
不过最令我没想到的是, 这party场那么闹!
眩目的灯光,整耳欲聋的音乐,DJ打碟的声音,欢呼声,吵闹声混成一片。
唉真是的,早知道就不答应小米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走进这个场所了。
头一阵阵发晕,千万不要啊,不要在这时候发作……
然而我又开始做梦……
我走进了包厢,小米嬉笑的把我推给了一个男人,我惊慌的想挣脱开那男人的怀抱,可他却格外温柔的抱住了我,说,香香,你想我吗?
我努力认清他的脸,才发现是之前的楚悦生的面孔,可是楚悦生已经死了,这个人是谁?容止吗?
我又更用力的逃避,可他却用忧伤的眸子看着我,像极了前世的楚悦生。
心下一疼,我竟然问了出来,“你是谁?”
可他却摇身一变,变成了容止,容止伤心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要他,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脏窒息一般的抽痛,我只能摇头。
可容止又变成了现在的楚悦生,问我是不是爱上容止了?我不知如何回答,他却露出了长长的獠牙,獠牙上滴着鲜血,他抱紧我,獠牙抵着我的脖子,他问我,到底是爱他还是爱容止。
我正在犹豫该如何敷衍过去,小米突然把我抱了过去,愤怒的看着楚悦生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之后我又被推进了舞池,我不会跳舞,只能配合着附近的人随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动动,小米突然递给了我一杯饮料,说干了这杯就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明天好好上班吧。
原来是酒,听到这话我才醒悟,紧紧的盯着小米不动。小米一边把酒塞在我手里,一边要灌我喝下去。
我不会喝酒,想推掉。却看到楚悦生走了过来,只能一口吞了下去。
喝了酒我才发现我还站在门口,什么都没发生,我却胡乱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不知道这是不是还在梦里。我加快了去包厢的步伐。
谁知腿一软,我就要倒下去,才发现我真的喝了酒,但是刚刚那个肯定是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胡乱接过了酒,一口喝了下去。
我看到四周模糊一片,正要睡过去的时候,我被一双熟悉的手臂抱了起来,我听到从这人胸膛里传出一声几不可闻的闷闷的叹息。
躺在他的怀抱里,我却意外的没有挣扎,乖乖的躺着,任由意识渐渐涣散。
我又听到他说,“娘子,为夫该拿你怎么办好,你如此令人担心,为夫怎能放你一人生活?”
额头上贴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良久又松开,身体一轻,转眼便消失在了party场。
“唔……”头疼,疼的要炸了。
而且好热。
我踢掉了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等等,被子?
揉着眼睛,努力的支撑着脑袋看四周,才发现我回到了家,难道又是梦不成?
“醒了?”低沉的声音传来,我才发现床边坐了个人,等等……让我看看……
“你是谁啊?你怎么在我床边呢?”我迷迷瞪瞪的看着眼前的人,嘀嘀咕咕的说着话。
他噗嗤一笑,“娘子。”
我猛地惊醒了,捂着还在抽痛的脑袋,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容止?你怎么在这里?”容止吹着面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娘子生病了为夫当然要陪在旁边。”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泪水却涌了出来,这阵子的无助与孤独,仿佛在这一瞬间瓦解,我还是努力平静着心态说着,“你……你说分手,你说的分手,互不相欠。你现在这样,算什么呢?”
他却突然覆了上来,嘴唇急不可耐的压了下来,铺天盖地的吻,我看着一脸认真的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手指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袖。
从唇廓到牙齿,从牙齿到口腔,从口腔到舌头,一个劲全吻了个遍,直到我喘着粗气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我们永远是夫妻。娘子还带着戒指,就说明还舍不得为夫,为夫又怎能不听娘子的话和娘子分开呢?”
“什么歪理!”我又抄起枕头向带着一脸欠扁的笑容的容止砸去。
喝完粥后,他却一脸严肃的告诉我我犯病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其他的不好,只是心情起伏大,长期与鬼接触,造成了神经的损害,不断做梦。
也就是所说的梦中梦。
得知了我病因也就放心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辞掉工作,这次看来是必辞无疑了。
他却安慰我再看一阵子,他会一直陪着我。 


如果您觉得这篇小说符合您的口味,关注公众号“微影片儿”回复“夫君莫要慌”即可免费观看啦!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也可以看哦!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电视剧当你沉睡时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之后我就死死的盯着容止发呆,恨不得把他脸上瞪出个洞来。
他的眼神还是很平静,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就这么一直盯着,一直盯着……
一分钟过去了……
一小时过去了……
马上就要到一个半小时了……
“娘子。你这样盯着为夫看,为夫会忍不住把娘子就地解决……”容止一脸无语,而后又用满是笑意的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扫荡。
“容止,你昨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party场啊,又怎么会找到我,又怎么带的我回来,又……”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声。
“等等等等!”
容止头痛的扶额,无奈的说道,“昨天为夫不是看到娘子了吗,心情一时有点激动,就跟了上去,谁知你进了会场,然后……”
我静静思索了一会,突然发现原来他昨天跟踪我!好你个容止!气的我抄起拖鞋就要打他头上。
“容大鬼王!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当跟踪狂的潜质呢!分手前跟踪分手后也跟踪!”
容止手快的握住我手腕,想了会,眼神突然暗沉下来,“娘子,不要再反复说分手这件事,会让为夫感到很愧疚。”听到这不由感动,原来他还是有点感情的。
谁知……“还有啊娘子,跟踪狂一般都是富有变态潜质的,而为夫这点做的不是特别好,所以没达到跟踪狂的要求。”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愤愤的磨牙抗议。
他说完这句话,我的脸色已经从好转变为十分不爽,然而他心情却越来越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奸诈,慢慢凑近我,手还握着我的手腕。
“既然娘子都这么希望为夫变为跟踪狂,看来为夫得更努力一些才是。那么……”
说完便欺身压了过来,我感到握住我手腕的那只手从冰冷慢慢化为炽热。
我被他死死的压在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他,嘴里还不停骂着他,“我可是病人唉,你不是说要给我吃面条的吗,面条都凉了,你……”
“娘子这样勾人的眼神,这样动来动去的小嘴,会让你眼前的进击变态狂的跟踪狂按捺不住。”
我看他慢慢阴沉的脸色,不再说什么,看他慢慢缓和的神色,还以为情况会好转,谁知……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好像很久没那啥了,这次的他似乎有点不同,火热的舌头与我的舌尖不断的纠缠在一起打转,额头温柔的抵着我的额头,双手急不可耐的撕开了我的衣服,褪去了他的衣服,就要紧紧的贴在一起。
他的眼神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平时冷静的眸子此刻沾染了某些……邪恶的颜色。
我不断的说话,可在他热烈的吻势下还是化成了一个个咿咿呀呀,我不断的挣扎,不断地抗议,不断的骂骂咧咧。
然而还是被吃了。
咝,一阵酸痛,唉,好困,可是还得上班。
阳光已经照进了昏暗的房间,身体酸的不行,我下意识往床的附近蹭,蹭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并紧紧抱住,舒服的找个了位置躺着准备再睡一小会。
可是等等!温暖的东西?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撑起身子往外看去,容止?怎么会在这里?头一次唉。
他还睡得很沉,任由早晨温和而慵懒阳光肆意的挥洒在眉眼间,一动不动,冰冷的脸颊显得温暖又柔和,还有裸露……结实的胸膛……
不敢再往下看……却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抚摸他微皱的眉心,他的身体和脸颊都已经恢复冰冷,意味着一切都过去了。
正看着看着又有点困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声音。
“娘子这样对为夫动手动脚,可不知道早晨的男人精力最为充沛?”我有点尴尬的抬起头对上他微微挑起的眉毛和明显挑衅的神色。
“这样的早晨最适合再次向变态狂迈进一步……”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连声说不,叫苦不迭的扯过被子裹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换衣服去了。
只能听着男人令人不爽的闷笑声在后面。
两天假结束了,该去殡仪馆上班的我还是得好好回到为死人服务的岗位上去。
之后容止又心情好的陪着我去坐了地铁,还说让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假如在地铁上没见到他先不要急着下车,多等一会,他要带我去个地方。
还是蛮期待的。但期待之余还是得先去殡仪馆。
和每个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后,我便找到了在角落的我的座位等待工作。
许久,听到小文在前台喊,“香香,1号洗涤间有个刚送来的死人,枪杀,情节严重,有点恶心,交给你了。”边说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记录着什么。
我走了过去,四处却找不到人和我一起清洗的,只看到小米。
不过今天早上的小米一直都很不对劲,可能是昨天没去party场的原因吧,一直不愿意和我说话,眼神也很冰冷,不像平时那般热情。
不过我昨天是没去party,按她性格,应该喝的稀巴烂的醉才会回来,今天怎么站的这么笔直?
但没有一个人和我一起了,我只好询问她,“小米。陪我一起去1号间吧。”
没想到这丫头反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眼球猩红的可怕,我不敢再说话,只能狠狠的腹诽。
大姐啊,你洗尸体的时候我可帮过不少啊,怎么就因为一次缺席就不和我去了呢,这可不够朋友了哈……
小文见状上前了一步,不高兴的看着小米,愤愤的替我说话。
“聂云米,你怎么搞得,那么懒吗,就一个小忙都不愿意帮香香的。香香平时怎么待你的?你不会因为是枪杀就不去吧?迟早也要工作的,你这干嘛呢?”
我不由先准备好捂耳朵,因为小米这人啥都好,脾气就是爆,而且最烦别人叫她名字。
一叫就气的一蹦三尺高,恨不得蹦到天上去,而且会指着鼻子大骂出口。
可是这次她却怪异的没有叫,只是用异常冷静的眸子看着小文,眼神冷冽,表情严肃,嘴巴抿得紧紧的,脸颊紧绷,神色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之后仍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静静的走去了洗涤间。
我和小文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就匆匆别过脸,我赶紧跟了上去。
洗死人身子的时候先清洗了伤口,然后按照例用海绵塞住,我习惯性的和小米聊天,以此减去心里的恐惧。
往常按小米的胆量应该早就搂着我的胳膊抖的不成样子了,可这次竟然开心的勤奋擦拭,甚至擦到伤口的地方,眼神放射出狂喜的光芒。
不对劲,很不对劲,我看着她开心到有点扭曲的诡异的面孔,找了个借口急匆匆的跑出了洗涤间。
才刚走到走廊就听到一阵喜悦的声音,和急匆匆的脚步声。
“昨天实在喝的太醉啦,走路都走不稳,今天早上头痛的要死好不容易才起床呢。所以就来晚了呗。哎呀小文你行行好,千万别把我吃到这事告诉馆长,拜托拜托。”
走到前台就看到小文同样射过来异样的眼光。
小米!
怎么回事?另一个小米?
小米看到我走了出来,连忙恶狠狠的呲牙咧嘴的扑过来,轻轻的掐住我的脖子摇来摇去,佯装愤怒的骂道,“你个吴香香,我昨天等了你半天,还期待着你能来呢,谁知道你竟然放我鸽子,好啊!你胆子肥了!”
小米的声音,小米的语气,小米的动作……
我和小文不约而同的对视,目光变得紧缩和恐惧。
如果这个人是小米,那么刚刚那个人,是谁……
小米看着我们一直在互相交流的眼神和一直盯着她的目光,也有点慌了。
急忙搂住我的手臂,“喂吴香香你不能那么小气,别真被我骂生气了啊~”又一脸娇羞的嗔骂着我俩,“你们俩老是看着人家,把人家都看羞了嘛,干嘛吗!”
相反的,要是平常我和小文早就笑的前胸贴后背,可是现在气氛异常凝固。
我拉过小米,小文也顺势蹲下,三个人凑在了一起,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刚刚的状况,这么一想来,不妙!完蛋了!
“不是吧!你们的意思是,刚刚那个很像我的人现在就在洗涤间而且随时会被馆长发现!太可怕了,如果这样一直装扮下去,那我不就……”被取代了。
小米一脸惊恐的睁大眼睛,惊呼出声。
小文赶紧捂住她的嘴,“你倒是小点声啊!”我也感觉有点不好,但还是尽量冷静的分析。
“小米。那人和你不一样的地方就只有神态和动作,其他压根不是像了,是根本就和你小米一模一样。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找个地方栖身。”
当我说完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两人目瞪口呆的瞪着我的身后,嘴巴不住的颤抖。
我仿佛知道了什么,不敢转头,只能低低的抖着声音问她们,“怎……怎么啦?”
两人都已经失神,我只好慢慢的转身,果不其然,看到一张冰冷僵硬的脸死死的俯视着蹲着的我们。
之后漠视一切的开口,“洗完身,体,后,要穿,衣服,吗?”她的声音和机械一样冰冷,毫无感情基调的起伏,根本不是小米!
可两人简直神似,不管是声线还是样貌。
小米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只能木然的点点头,她没再多疑,转身就走。
我们同时都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的背影出神。
谁知她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般,猛地转眼,瞳孔放大了三倍,眼神犀利,尖锐的目光像刺一样射过来,开始大步迈着像僵尸一样歪七扭八的步子快速冲着过来,手在身体旁无力的随着大的摆动不断地晃动。
我们吓得四处逃窜,不敢久留。
可正当我和小文还在不停的跑的时候,小米突然尖声大叫,我们同时转头,看到“小米”已经有目的性似的冲向小米,并快速用破碎的手狠狠的捏紧小米的脖子。
力气大的惊人,手背上青筋暴起。
知道了“小米”只对付小米后,我和小文快速跑了过去,使劲推着她用力的手。
小米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已经开始发黑发紫,眼球猛地涨大,却还吐出字来,“你……们……快走……”
小文害怕又伤心,不住的摇头,泪珠一颗又一颗不停滚落,我心里也着急,却无计可施。只能用身体狠狠的撞那个僵硬的人。
可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般,只是麻木的掐小米,目光尖锐。
时间在流逝。 我想起了什么,急忙左掏右掏,掏出了木符放在了“小米”眼前不停的晃动。
可她似乎熟视无睹,顿了一秒,眼神又恢复无光的状态,这木符在她面前一点用处都没用。
就在小米呼吸越来越微弱,快要停止的时候,远方突然尖锐而快速的传来一声刺耳的笛鸣声,她猛地垂下了手,木木的扭曲着诡异的身体,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迈着奇怪的步子走去。
小米没了支撑,意识全无,眼一翻,身体软塌塌的倒了下去,口吐白沫,再没睁眼。
小文急忙跑上去抱住了她的身体哭个不停,抽抽噎噎的出神,一副伤心到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也很着急,手心仍然一片冷汗,但幸存的理智还是提醒着我赶紧支撑着自己跑去前台,拨了120,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终于听到了急救的警鸣声,救护车终于到了。
先就地紧急处理了小米,确保身体还能支撑下去后,抬上了担架,被推上了救护车,我和小文紧随其后,也跟着上了车。
看着小米暗沉的脸色,我搂紧了不断哭泣的小文,突然感觉自己变得冷淡又坚强。
却也很残忍。
之后又是焦急的等待,我不懂医院一般急救该做些什么,小文也呆愣愣的,我们坐也来不及坐,就站在手术室门口看着手术中三个字亮着红灯,在眼前闪啊闪。
小文打了电话给小米的家里人,之后一大帮子人又是谢过咱们,又是一阵阵担心的,我和小文终于也松了口气了。
坐在医院冰凉的铁椅上,我又想起容止嘱咐的话。
看看天色,已经黑的不见五指了。唉,这人又该生气了。这么想着,我还是毫不反悔的守在了手术室前。
谁知一阵风突然刮过,不会是……
果然。容止挺拔的身子站在长廊中央。
我看了看已经睡过去的小文,给她拉紧刚刚盖上去的外套,就朝他走了过去。
“你看到咯,特殊情况。可能不能去你说的那个地方了,对不起呀。”
说实在话我还是很愧疚的,毕竟容止对我好的实在是没话说,唯一一次邀请我出去了,我这次却又拒绝了他。
谁知道他也没太在意什么,淡淡的望着手术室亮着的灯平淡的说道,“为夫知道。刚刚那声笛声,是为夫奏响的。”
我吃惊的望着他,他怎么什么都预料到了,什么都会?
“虽然不属于我们冥界的事,但是出于好心,为夫还是帮了一帮。”我看他虽然是淡漠的说着一切,但总归心里还是有点感动。
等等……“那个人不是鬼吗?”我疑惑的看着一直望着手术室的他,他却笃定的摇头。“双体人。”
“双体人?”怎么有点恶心的感觉……
他又难得耐心的跟我解释,“这种情况不多有。应该是从出生就有的。因为母体的悲哀滋生出胎儿性格的两种分裂,就是从一个人身体中出现的两种状况。因人而异。双体人就像连体婴一般,从出生开始命运就连在一起,但其中一方占领了先机,把另一方的生存权夺走。”
“夺走?那另一方?”
“隐藏。但随时可以出现。”
我仔细的想了想刚刚的状况,“难怪刚刚那另一个小米看到了藏在一边的小米那么愤恨,想把她给杀了。”
他点了点头,又慢慢的说道,“谁都想生存,都想获得生活的权利,哪怕付出一切也要把对方扼杀掉。一旦扼杀掉对方的生命,另一个一直隐藏的一方就可以永远生活在世界上,而另一方却不能再隐藏,将永远消失。”
在母亲肚子里本来是同一个身体,却因为母亲情绪的转变,变成两个兄弟或姐妹,到最后却要互相残杀。
真不公平。
我不由在心底叹息。
容止仿佛看穿了我的疲惫和心思一般轻柔的摸了摸我的脑袋,安抚着我,“人性就是这样的。”
我还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呀。不然小米就没命了。不过那另一个小米也挺惨的,你把她怎样了?”我感激的看着他,又一次觉得这容大鬼王还真是不错,好心。
可……
他看着我,眼神闪着“正直”而毫不动摇的光芒,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骄傲的说道,“我把她化为鬼了。”
你妈妈的……
我忍不住想骂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果然,这人又一次让我失望了,化成鬼,什么玩意儿啊……
之后容止又陪了我一会,确保了医院没鬼后,就不见了影子,不过我也对他承诺不会把他暗中帮忙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过双体人这事让多点人知道,反而防患,有备无患,有利无弊,有好无坏嘛。
一个小时后,我和小文被通知小米抢救得很成功,意识够清晰,为确保安全,还做了全身检查,很安全,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次日。
“小米,你醒了!”
本来还躺在软椅上小寐的我瞬间清醒,看着一脸微笑的小米,眼泪差点流了出来,这可是我最好的姐妹,要出了什么事,我就真的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小米的家人和小米聊了几句,又说了几句安抚的话,拿了几包刚刚开的药进来,就为了让我们好说话都陆陆续续出去等着办出院手续了。
我看全部人走了,才红着眼睛看向小米。
她反倒一脸平和的看着我,沙哑着声音调侃着我,“吴香香,你眼睛红的也真够难看的……哪位好人帮我倒杯水呗,你们两个小妹!看我醒了也不欢呼两下。”
小文赶紧侧过身去倒水,小米一点点喝下去,还像老爷子一样舒服的长叹了一声“啊”,怪声怪调的说道,“畅快!”
“噗!”我和小文同时笑了出来,紧绷了几个小时的心情终于得以放松。
我扶着小米坐了起来,她才挨个摸了摸我俩的脑袋,像大姐大似的语气,“你们啊就知道哭,我那么开心活过来了你们一个个的。还有你小蚊子!”
小文怒气冲冲的瞪了过去,“你才是蚊子,你全家都蚊子。”
等安慰的都安慰完了,聊都聊完了,我才开始说起双体人的事情,小米和小文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之后小米就低着头一直不说话了。
我也像她刚刚那样,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心里也感触万千。
唉,毕竟曾经都是母胎里的宝贝,不,说实在的,都是同一个人,只是分裂成两个不同的心理罢了。
可却互相厮杀,非要整你死我活。也非争不可。
因为这是为生命而战,为母亲所犯下的悲哀的忏悔而战。
病房里从欢声笑语变成了一片寂静。
之后她们问起我是从哪里得知的双体人,我也没告诉她们有容大鬼王这回事,就说在出事的两个小时后我就找了个道士问了清楚,才发现原来是有这事的。
不过……
以道士林篇为忌,我这辈子是绝对不会再相信这世上道士真是灵验这回事儿了,神话里都是骗人的。(微笑)
出院那天医院特别热闹,可能因为小米一家人都来护送了的原因。而小米以及小米一家人也特别感激我和小文能帮助小米,(那当不,可是亲姐妹!)
上了聂家的车后,小米一家人又请了我们吃饭,共度美好的晚餐时光。
在吃晚饭的前几秒小文突然说不舒服要去洗手间,我不放心就跟上小文去看了,发现小文根本就没上厕所,神情恍惚的看着洗手盆的镜子发呆。
我故意“哈!”一声,原本在我们三个当中胆子最大的小文,竟然吓得大喝一声。
我奇怪的看着今晚很不在状态的小文,在想这娃怎么了,谁想她却不打自招。
拉着我的手的手心冷汗一片。
她说,“香香。我见过双体人。在我洗澡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穿墙过来,身体扭曲,我吓到了,想要用淋浴喷她走,可她露出了很可怜的眼光,我还没打她,她就离开了,没说一句话。”
小文突然哭了起来,“小米是因为太过于美好勇敢而降生了另一个她和她媲美,那我一定是因为太过强势罪恶才降生的另一个脆弱的她吧。你说双体人会大斗一场,可我的姐妹就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我好愧疚……”
一向那么善良的小文在我面前哭成了泪人,谁看都心疼,我把她搂入怀里,想到了在殡仪馆小文最为崩溃的心情以及刚刚在医院和小米说双体人, 她却一副很有感触的样子。
串联起来,终于明白了一切。
小文最后说的一句话,让我难以忘怀,她说,人就是这样,不是罪恶,就是善良。但我觉得不一定每个双体人都是因为母亲的改变而降生,而是因为缘分,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为了让更强的自己去与另一个强者竞争。
我们都是最强的人,都在为每一天奋斗,超越昨天不敢言说的懦弱,迎接更开朗更勇敢明天更加优秀的自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