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故乡的山河

Viter宇你同行2019-01-15 14:11:44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博大胸襟怀天下之志。故乡的山叫邙山,风水宝地,古人以生在苏杭葬在北邙为荣,这里埋葬古代上百位皇帝。华夏的母亲河灌溉这块土地,依地势而建小浪底水利枢纽。

赤壁之战曹操大军铁索连舟,充分暴露北方的汉子不习水性,我也是普通不过的旱鸭子。水鬼的传说在校园传开,好些找不着家的魂魄无法投胎,常听同学讲白衣鬼姑娘,天黑后不敢河边走。

陋室铭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北邙山有灵气,仙人居住哪里!金水河蜿蜒曲折不会有蛟龙,有年大旱河道断流庄稼减产,引黄入洛工程建设带来丰沛的水资源,可惜良田荒废,靠天吃饭难以糊口,金水河迎着时代规划起生态园。

金水河那些水鬼的传说,多少有封建迷信的说法,求学的过程科学好解释了那些现象。金水河里的鱼虾螃蟹,作为吃货怎么可以暴殄天物,春末夏初河边聚满掏螃蟹的人,抓泥鳅灰头土脸却很快乐。

水中的生物有太多神秘的色彩,记得用桑蚕换鱼,或者让人抄作业换取报酬——泥鳅、虾虎鱼、梭子鱼、七彩鱼,我总能把它们养死。青蛙跳的很不太适合圈养,乌龟在河沟里很难寻见,只有横行的螃蟹耐得住寂寞。

螃蟹是不安生的家伙,所幸肉质鲜美,逃不过放进餐盘的命运。些颜值担当的螃蟹,续写着生命的传奇,童年我除了好奇还是好奇,没被猫害死就不错。印象中去河滩的次数数的过来,抓螃蟹的经历并不丰富,那年那只手掌大小的螃蟹,在我指尖留下伤疤的痛。

养在水盆里的螃蟹,其它器皿里也一样,大概螃蟹天生会越狱,留不住。听朋友说螃蟹是蝎子的舅舅,从水里逃出的螃蟹会蜕变成蝎子,我竟天真的相信,那些流窜的蟹宝宝差不多都成了猫狗的点心。

生物上学过变态发育跟非变态发育,青蛙从蝌蚪演变而成,形态千差万别。不清楚螃蟹的生长属于哪种形态,总觉得它就那样慢慢长大,直到有天螃蟹脱壳,以为它玩忍术分身,刚褪去外壳的螃蟹很软,仔细观察个头确实大了许多

幸运的事,总是光顾有准备的人,对于我这种旱鸭子,没有下水的勇气,自然也不会有死神的青睐。河中捉鱼摸虾只敢在浅滩处行走,不熟悉的水域从来不贸然前往。

童年我失去过几个朋友,与河流亲密接触太久,没能再看到翌日的阳光,那个昏暗的世界是否也水深火热。生死别,有时候只在一个周末,来不及说再见

离家不远有座老虎山,俯瞰像盘卧的猛虎,体态有点丰腴,老虎山出名的是樱桃,小时候没有方向感,前后去过好些次也找不着地方本地的樱桃哪里都一样,老虎山的樱桃树多,樱桃也多,却实能让人心满意足。

时候我对幸福的定义简单,凡事开心就好,吃饱喝足有朋友玩耍,没有如今这么多烦恼,现在忧心顾虑,还没对象就想着车贷房贷,择校费奶粉钱也许神经反射弧长,偏偏向往自己没有的,很少珍惜眼前的事物,邙山也是山,金水河也是河。

黄河有条支流叫洛河,洛河北边有个城市叫洛阳。洛河有条支流叫涧河,涧河西边有个区叫涧西区。涧河有条支流叫金水河,金水河上游叫上河村,下游是下河村。我家叫麻屯村,元朝有个李姓的将军,蒙古族其实没有李姓,当年李将军驻扎在李家营,那个村姓李的人如今都是蒙族,李将军的粮草屯积的地方便是麻屯,多么有历史扯犊子的故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