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野行+]狂热沙漠&冷酷荒原

环球野行2019-01-16 01:08:02

前言:

这一次,我试图用最详尽的文字和最简单的图片,来描述这一次的阿拉善-哈拉湖之行,一直以来的游记都是眼花缭乱的图片,但我一直认为,只有直面人心的文字,才能最真实的记录旅程。因为山总是在那里,冷酷又漠不关心的矗立在那里,唯有攀登的人形形色色各不相同,各自感受自己心的历程。

这个国庆,【野行+】组织了这次“狂热沙漠&冷酷荒原”的活动,既可以领略狂热的阿拉善英雄会,又可以穿越冷酷的哈拉湖荒原,国庆七天的假期,是茫茫生活工作的海洋里仅存不多的孤岛,留给自己,一个放松的孤岛,一个与众不同的孤岛。

我将节选几个片段,来记录这次的旅程。


【我们的阿拉善英雄会】

10月2日的雨,也未能浇灭阿拉善英雄会的狂热,每一年都来这里,不只是因为这里有车展、航空展、音乐会、格斗赛;不只是因为这里有大脚卡车、雷神之锤、牧马人攀岩大赛、T3团队赛;也不只是因为这里有各种美食和稀奇古怪的各种新鲜玩意儿,只是因为,在这里,有很多好朋友。

从第1届2006翁牛特英雄会开始到现在的第12届英雄会,看着英雄会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从一个小群体的小聚会成长为国人皆知的盛会,有太多人为之付出,有太多的欢笑和泪水,有太多难以磨灭的记忆,深深的刻在每一个参加过的e族人的心里。

这种发自内心的狂热,真的无关那些活动、那些比赛、那些五光十色、眼花缭乱的装饰和商家声嘶力竭、用尽心思的宣传。只是根植于内心的越野e族的情怀,和老友重逢的喜悦和酣畅淋漓的酒!

一整天,喝了一整天的酒,逛了很多的营地。

晚上开着车,先到了湖南大队的营地,混旋风二代的酒,略垫了点;

又跑去天津大队的营地,鸡贼的老凡每年都带着大螃蟹偷偷摸摸的自己吃,去了果不其然,海蟹河蟹和大海虾,还逮住了麦草和浮生,这俩人比我眼还贼鼻子还好使,先吃俩螃蟹喝了一杯什么大补酒就跑。

摸到影协营地,果不其然看到战神哥的骚20,扯着嗓子大喊“战神哥!战神哥!”听到有人答应,钻进一个小帐篷,三五人正在喝酒,战神哥每年都溜达一圈,我们也是每年都想着见一面,这一次又遭遇了,记得13年好像,战神哥给我们营地送来煤气罐,然后一坛子五斤的竹叶青,灌醉了战神哥,据他说,醒来第二天躺在沙漠里,随身法宝小相机也不知去向了。

在小帐篷里第一次见到了鲜衣怒马,e族的老人,闻名太久却第一次见面,又是一顿酒。

告别战神哥,跑去五十铃的营地,今晚有篝火晚会,邀请五十铃车主的。跑过去篝火晚会已经结束了,在营地里堵住了五十铃的姜总和大名鼎鼎的蒋波,捞着了烤全羊吃,还喝了一大堆啤酒。

五十铃出来对面,就是自由基地/越野衣族的大棚,过去见了任总还蹭走一罐甜姜。

继续溜达,旁边是最虎气的勇达行大营,勇哥在,一刀也在,一刀在嘚瑟送给勇哥的一瓶什么威士忌,好像是什么限量版。我说那算什么,我有勇达行定制的威士忌,那才是限量版。勇哥说,那瓶威士忌藏好了,很值钱的。我说那是必须的,有些东西不是价值多少,而是藏有多少记忆。又喝了少许洋酒。

然后,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回想起来,就是喝酒喝酒喝酒,畅快淋漓啊,无论多么花枝招展的外在,装饰的再美,吸引人心的,只能是人心。


【横穿腾格里沙漠】

10月3日拔营出发,向西横穿整个腾格里沙漠。

十二台车三十六个人,我们小团队,就这样踏上征程。

路边是绵延不绝的沙丘,一开始路边还有铁丝网,走到后来就没有了,只有茫茫无际的沙漠。这次的队伍很多新手没有进过沙漠,就没有带大家进去豁车,只是在路边玩了玩。

阿甘开着一台新款大切诺基,更换了四条百路驰的轮胎,加大了一些,满载情况下,一遇到颠簸就会蹭到轮眉里面,把轮胎上的胶块都蹭掉不少,让人担心。

走到穿沙公路的尽头,往前是30公里的沙地,一条通往民勤县的捷径。往左或者往右都是绕远的公路。担心这帮新手的沙漠驾驶水平,我们还是选择了往左的那一条沙漠公路。

这条公路虽然全是柏油路面,但很多段已经被黄沙覆盖了,开起来超爽,一段柏油路,紧接着一个小沙丘,可以直接把车开上去沙丘玩一个小涮锅,然后又快速的返回柏油路面,这种柏油路+小沙丘的路,特别的刺激,没跑了多久就把后面的车拉了不短的距离。

晚上住到了金昌。


【我最钟爱的祁连草原】

祁连草原其实确切说起来,不算是一个草原,其实就是夹在祁连山脉中间的一条沟,但在我自己的排行榜来说,祁连草原是排名在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之后的第二美的草原。个人感觉其实还是有失偏颇的,因为这两个草原的第一次遭遇,都是在秋天,金黄色的草原,给我的震撼感觉,都是超越了夏天那种绿。也许,是我自己更喜欢苍凉的秋色甚于喜欢生机勃勃的夏季吧。

进入祁连县城前,路过阿柔大寺,这是一个藏族的寺庙,记得我第一次来是2009年,这里还是一个小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珍藏的几件宝贝,一件是人皮鼓,鼓面上蒙着的人皮,脊梁骨清晰可见。另一件是某高僧的头骨刚巴拉,上面与常人不同之处,是在顶上有两个凹痕,如同被人用双指按了一下似得。

可惜这次再进去参观,已经不让看了,秘而不宣了。

藏传佛教里,这一类的宝贝很多,很多信徒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佛祖与寺庙,死后,还依旧把自己的肉身奉献出来。

藏传佛教里,人这个阶段,是介于永生极乐世界与六道轮回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做人的这个阶段,修行的好了,就能进入永生极乐世界;做了坏事,就会堕入牲畜道,又变成了牦牛什么的,继续修行。所以,藏传佛教的信徒们,是特别的甘于吃苦,甘于奉献。宗教就是麻醉剂。


【再入野牛沟】

荒凉的野牛沟,唯有这个季节是最美的。那种大气磅礴的美,总会让喜欢越野的男人钟爱。

又进野牛沟,又是傍晚时分,夕阳在路的尽头,两边是巍峨参天的祁连山脉。

路弯弯曲曲的,伴着河而行,路与河的两边,是已经金黄色的草原,夕阳把一切染成金黄色,也斜斜的洒满了整个车里。路边更远的地方,是山顶戴着皑皑白雪的祁连山,开着开着就忍不住停下来,静静的坐在路边,面对雪山、草原、河流和孤独没有尽头的公路。

今天是中秋节,夕阳越来越淡了,慢慢变成前方的一抹红,月亮从背后升起,也许是高原的缘故吧,月亮显得特别的圆,特别的亮。

快到央隆乡的时候,有一段路起伏特别大,车整个飞起来又落下,车上的人也跟着起飞降落了,车厢内闻到红酒的味道,应该是碎了一瓶红酒。

央隆乡是自北向南穿越哈拉湖的最后一个补给地,大部队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油都补满。我开着一台柴油车,这个油站竟然有-35的柴油,真是难得,补满了油箱。

北向南穿越哈拉湖西线,从央隆乡-苏里乡-哈拉湖西岸-哈拉湖南岸-德令哈,全程应该是350公里左右,可按照全程高速四驱状态下跑的话,油耗基本上是两驱状态下的1.5倍以上,所以普通能跑500公路的油箱,跑这个将将够。做为一个谨小慎微的摩羯座,我要求每个车都在加油站买一个25L的油桶,补一桶油在车上,有备无患。

我们在央隆乡最大的饭店吃饭,开了四桌饭,店里已经挤的几乎转不开身了,店老板笑嘻嘻的拿着手机拍视频,看来他店里难得来这么多人。

大家喝酒吃肉,八哥还准备了月饼给大家分食,初上高原,我让大家克制饮酒,没吃了多久,就各自散了睡觉去了。

住下后,没多久,发电机就停了,整个央隆乡都沉没在黑暗里。

睡不着,便走出我们住的院子,月光显得愈发的亮了,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周遭寂寞宁静,仰望天空,虽月亮亮如银盘,但星星亦熠熠生辉,璀璨无比。

央隆乡的这一个中秋夜月,足以铭记此生。


【翻越祁连山】

第二天一早起来,海拔3800米的央隆乡已经挂霜了,启动我的柴油车已经略显吃力,显示车外温度已经是零下五度了。

在早饭前,我要求每个车都把轮胎放气到2.0以下,穿越最高海拔要达到4500米,如果不放气,轮胎很容易就爆掉了。

匆匆吃完早饭,七点半,队伍正式出发。

出了央隆乡一路向南,正面就是雪山,兀立在那里,静静地俯视我们这支渺小的车队。

没多远就进入了峡谷,第一个考验来了。峡谷里原本有的路已经全部毁掉了,被洪水冲毁了,全是大石头的河滩,我当头车走在前面,小心翼翼地躲着各个大石头,在乱石滩里找出一条缝隙出来,后面的车也跟着很吃力。这种乱石滩的路,这次出行的很多车应该是第一次经历。

我用低速四驱慢慢的在石头上扭着前进,就像惦着脚尖在跳着芭蕾舞,石头上的芭蕾舞。有时候一不小心就磕到了底盘,心揪的也疼一下。

11号车是一台新的LC200,跟着走一不小心,把踏板上磕了一个大坑。

这种路一定要慢,一定要挂低速四驱,不要绕石头而是要压着石头前进。

水毁路段差不多有六七公里的样子,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前进着,走了有一个多小时才完成。八哥收尾心疼自己的车,台子里喊:换条路吧!!我回答,只有这一条路,我们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绝不回头。

我终于开出了这段乱石滩,爬上了未被水毁的老路,停下车来,下了车长舒一口气。对面的山坡上,站着两只大角羊静静的望着我们,目光冷漠又警惕。

看着大家陆续都上来了,我知道,穿越哈拉湖的第一道难关,我们已经闯过了!!!

过了第一关,就到了苏里乡,终于又看到了柏油路。这条路往东就是天峻县,往西就是去苏里乡下面管辖的村里。我们这次要穿的是西线,等全部队伍集合完成,然后一路向西。


【穿越哈拉湖】

哈拉湖的湖水涨了,手里的gps轨迹部分路段已经没入湖水中,雪山融化下来的雪水,在进入哈拉湖的时候,洇成了大片的沼泽地,看上去是草原一般,可车一上去就沦陷了。

我在电台里喊大家陷车千万别挠,一挠只会陷得更深,万一被污泥吸住底盘,那可不是光拖车就可以解决的。

一个车陷车了,马上就有一个车来拖,拖不动,串糖葫芦般再来一个车拖。我们的陷车都解决的很快,大家对陷车都没有什么恐慌,拖车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沿着gps轨迹是不可能前进了,我们是从哈拉湖西北口进入的,要沿着西岸转到南岸,才能接到那条直奔德令哈的路。到了那条路上,才有我们梦寐以求的热水澡和席梦思软床。

我果断的抛弃了沿着原来轨迹前进,不再试图去穿越沼泽,而是选择绕过大片的沼泽,朝着更西面的山地前进。

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在大家都被颠的快疯掉的时候,终于绕过了沼泽地,回了湖边。岸边是被水冲刷的粗砂,一点都不陷车,已近落日,阳光斜斜照过来,哈拉湖的水清澈见底,远处团结峰的雪映在湖水上,所有人都被美景迷住了,这艰难的穿越,就为了此刻,亲近神秘莫测的哈拉湖,远眺威严肃穆的团结峰。

终于回到了湖边,又碰上了gps轨迹,我觉得接下来的路应该是一路顺畅了。

日斜西山,我原本的计划是在日落前到达哈拉湖南岸的纪念碑那里。虽然大家在湖边还没有拍够照片,我还是催促大家上车继续出发。

沿着湖边向南走了没多远,轨迹指引的路段又没入了湖水里,我们路上收留的两台成都的吉姆尼直接掉头又准备去绕沼泽,我停在那里仔细的看了路,虽然轨迹指引的路没入水里,但旁边有新鲜的车辙绕过去了,很明显能绕过这一小段被湖水淹没的路。我让队伍都停下来,我试探着顺着新鲜车辙印绕这段路,很顺利的就绕过去了,又回到了轨迹的道路上,被压的很结实的,看来有希望可以一直开过去。

我掉头回来又到了绕路的那个口,绕路需要涉水过一小段沼泽地,我安排让两台LC100先过来,然后别的车陆续冲沼泽,冲不过来的,冲到哪里算哪里,直接让LC100拖过来。感谢一路上老赵开着的3号LC100,拖了很多车,把一条崭新未开封的拖车绳,变成了脏不拉叽。

一台又一台的车都拖过来了,最后一台是八哥开着的收尾车,陷车是必然的,因为沼泽被前面的车挠过后更泥泞了。3号车挂了拖车绳没拖出来,我开着MUX挂上了3号车,两车一起用力,把最后一台尾车拖过了这片小沼泽。

我也不知道以后的路段还会不会有同样的情况,太阳西沉的速度很快,我沿着gps轨迹开始了一路狂奔。

夕阳把我的车影子拉得长长的,远远的落在了路的那边,不远处是蔚蓝色的哈拉湖水,更远处是绵延的雪山,无暇顾及美景,我一路狂奔。

终于从西岸绕到了南岸,我松了一口气。

后视镜里,日已西沉,晚霞绚烂无比。我的前方,升起来一轮明月,恰逢八月十六,月满如盘,指引我一路向东,远远的能够眺望到那一个显眼的白色信号塔,我知道,我们已经穿出来了。

当所有车都到达湖南岸的集结点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月凉如水,一切宁静安详,在海拔4200米的高原上,我们团队按照计划,顺利的完成了我们的穿越。

从哈拉湖南岸到德令哈,130公里,是一条有路基未铺装的道路,各种攻略都说要三个小时,我们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这条路走的我至今心有余悸。

一踏上这条路没多久,向南,南方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颗流星,全车队的人几乎都看到了,我们的幸运之星。

3号车老赵在今天一早出发没多久,就说车前面跑过了一只兔子,说这是吉兆。在穿越结束后,又遇到一颗流星,这也是吉兆。感谢上天的眷顾,和全体队员的努力。

这条路一直在海拔4000米以上行走,路基在车灯的照射下,是惨白色,这条路在黑暗中异常的难走,道路几里拐弯的,黑暗之处都是悬崖峭壁,路面是碎石子非常的滑。我用60迈的速度都拐不过去弯,差点滑出去,只得把速度降到40迈。

走了一半多台子里听到呼叫,有人喊:我们翻车了!!!我一激灵,艹!谁翻车了?!赶紧的呼叫,才知道是我们在路上遇到的两台吉姆尼其中的一台翻车了,他们比我们早一点离开哈拉湖,在我们前面。


没十分钟我们就到了翻车的地方,吉姆尼侧翻在路基下面,幸亏不是在悬崖边,东西撒了一地,所幸车上的人都没有受伤。


我问了问翻车多久了,他们说也是十几分钟,大家把车灯都照向翻车的地方,先拍了一些翻车的照片儿,用于将来走保险所用,这里没有信号也无法报案,只能是先把车弄起来。


我招呼大家一起,徒手就把车翻正了。打开机舱看了看基本上没什么问题,翻车也就不到20分钟的样子,就让驾驶员打了一下车,把车发动着,再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我让两个吉姆尼跟在我们车队后面慢慢走,用GPS记录下出事的点,第二天再报保险吧。

这里普及一下小知识,翻车后,如果翻的时间比较长,超过一个小时,翻正后就不要打车了,因为在翻车的时候机油会渗入发动机燃烧室,渗的比较多的话,一打车就会把车的气门顶坏,这个时候需要把火花塞拆掉,打车的时候,气缸里的机油就会从火花塞孔里挤出去,打几下再把火花塞装回去,就能发动车了。


【茶卡盐湖/青海湖】

人满为患的景点,没什么可说的。


【结束】

虽然这次的穿越团队是临时组成的,但在这次穿越中,所有的人都能团结起来,互相帮助、互相照顾,这种越野精神是值得钦佩的。感谢所有参加这次活动的人,你们都是最棒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