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阳湖蟹苗批发联盟

怀念!小时候在兴义农村吃的这些零食,你吃全了吗?

兴义那点事2020-04-28 03:41:53

 

嘴里的零食

心里的童年

小时候嘴边的零食

如今很多都难以再见

即使偶尔能吃到

却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

即便如此

儿时那些口中的小零嘴

都深深地烙印在回忆里

偶尔想起、偶尔出现

尽是亲切和快乐


快来说说

这个在你们哪里叫什么?

摄:春来茶馆

在贵州,这种零嘴不同地方有不同叫法。像遵义有些地方叫米搅搅,毕节有些地方方言叫苞筒(tǒng筒(tōng,也有其它地方叫棍、拄棍糖、米花棒、米花筒……


名字真的太多!

我们就随大方的一些朋友,叫它

 苞 筒

小时候,在农村老家,隔段时间就会有人开着拖拉机来村里,拿个大喇叭放着“炸苞筒了!炸苞筒了”听到这声音,年纪小小的我们可开心了,又得糖吃了~

我们会拿一些米、苞谷去围着炸糖的机子,用不了多久,苞筒就能炸好。一口咬下去,脆脆的,还散发着米香和苞谷香。

 炒 米

遵义的一些小伙伴喊的炒米,在一些地方也叫米花、炒米花。记忆中,基本上在逢年过节才能吃到~

炒米多半自家在家里就炒了,是个技术活,糯米要经过泡、蒸、晾、炒等工序,火候掌握得好,炒出来的颜色也就很好。炒好后,可以直接就吃,或者用红糖来搭配泡水,泡成米花茶


 苞谷花

苞谷花就是我们看电影经常会买的爆米花,在六盘水、毕节一些地方这么叫,像黔南都匀就叫苞谷泡。小时候,只要村里有人来炸苞谷花,我们就会拿些苞谷、干柴排队等着。

摄:云在飞

苞谷花的师傅一直在摇机子,过不了多久就会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说明苞谷已经成花了。嚼在口中,干脆中透着浓浓的苞谷香,提起就流口水,现在电影院卖场吃到的味道要差得远了~

摄:羽佳摄影

 红苕干

红苕干在贵州叫法差不多,红薯干、饭薯干、红苕条……每年挖完饭薯,老妈都会拿一些来煮熟,再切成小条晒干。

摄:蓝天8846

晒干后的红苕干特别有嚼劲,微微带点甜味。其实,红薯干用来烤,或者小火干炒最香,那味道不摆了~

 南瓜籽

南瓜籽,在各地叫法都差不多,基本喊瓜籽、瓜米。每年秋收结束,家里的大南瓜都要被剖腹,里面的瓜瓤和瓜籽长在一起,瓜籽颗粒饱满,需要将其掏出来晒干~

晒干后的南瓜籽,用小火翻炒,加点盐口感更棒。平时就在衣服口袋放一把,走到哪儿嗑到哪儿~


 炒豆子

炒豆子也就是炒黄豆,这个一直都比较多。小时候,在家里会自己炒,如今很少炒了。

现在,基本上每天吃粉,都会加几颗炒豆子,酥脆、爽口。

 敲 糖

敲糖更普遍的叫法是叮叮糖,各地叫法不一,毕节和遵义一些地方就叫糖、都匀一些地方叫糍粑糖、麦芽糖。在大街上,只要听到有节奏的“叮叮”声,那就是卖敲糖的师傅路过~

敲糖是浅黄色的,师傅会用专门的锤子敲成均匀的小块,吃起来甜甜的。


 搅搅糖

搅搅糖也就是糖稀,以前老妈会经常熬制,现在基本上不做了。糖做好后,色泽均匀,粘稠,一般用筷子挑起就吃了~

在搅搅糖很少见了,多半能在一些古镇见到糖画~


 芝麻糖

芝麻糖,基本上各个地方都这么叫。记忆中,以前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吃到。

摄:木禾

长长的芝麻糖,外面包裹着密密麻麻的芝麻,咬一口下去能够甜到心坎里~


 蛋 卷

蛋卷也叫鸡蛋卷,从小吃到大。现在在大街上也能买到,10 块钱就是一大袋。

不过现在的蛋卷没有以前的厚了,以前的蛋卷里还裹了一层类似烤干的奶油。咬下去,咯吱咯吱响、甜甜的,感觉幸福哭了~

除了以上这些零嘴

还有一些我们自己取自山间的零食

 茶 泡

茶泡在有些地方也叫茶叶果、清明泡,是茶树上一种变异茶花。清明前后最多,一个个长在较大一点的茶树上,吃起来松脆、爽口。


 八月瓜

八月瓜,九月炸,十月成了空娃娃。每到八、九月的时候市面上都会卖,只不过现在野生的已经很少了。


 拐 枣

拐枣在各地的叫法不一,鸡距子、鸡爪梨、金钩子……看着丑,嚼起来还是有汁水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差~


 栽秧泡儿

栽秧泡儿,也就是三月泡,有橘色和红色。插秧时节,在水沟的树边可以吃到饱!


 恩 涛

恩涛,也就是我们说的樱桃。每到春末,老家种的恩涛就成熟了,一个个虽小,但圆润喜人。可惜的是,吃樱桃的时间太短暂。


 酸咪咪

酸咪咪就是酢浆草,也叫酸包包, 它会结一个个小包包,可以吃,酸得舒服~


 地木耳

地木耳又叫地耳、地衣、地瓜等,是真菌和藻类的结合体,一般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暗黑色,有点象泡软的黑木耳。


 螃 海

螃海就是我们说的螃蟹,小时候常在河里抓,现在多半出去玩的时候,买油炸的来吃~

那些小时候的零食

天然朴实,百吃不腻

还承载着亲人的爱

现在好多都吃不到了

快来聊聊

这些零食你们那儿还叫什么名字?

你还吃过哪些零食?

丨来源:贵州微联盟丨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丨

友情链接